2021年11月13日 星期六

Joe Justice 專訪 - Agile @ Tesla Finance 篇逐字稿 3-3


續上ㄧ篇,這篇有兩個重點關於如何財務自動化,以及為什麼會投資數位資產,並且尋找有志之士一起來推廣敏捷。


Joe Justice:是的,在特斯拉工廠,總會有些全新的東西。用不到三個小時你就會遇到一些從未聽聞的事物。不論時間長短,事情都是高度自動化的。就像亞馬遜自助購物,整個工廠自動化追蹤的程度差不多就是那樣,庫存盤點幾乎達到完全的自動化,真要說什麼的話只有報告除外。這邊幾乎不做報告,可能根本沒有,取而代之的是簿記腳本。腳本是由人來檢查的,這邊仍然有人類負責的項目——這不僅不會不好、還很重要。人解決問題的方式是有創意的。因此,我們用腳本來產生簿記。

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就我所知,起先團隊的簿記由該團隊負責。那時我還不在特斯拉,但我有一些朋友在裡面。我第一次與許多特斯拉員工交流是在 Model S  白車身 (body-in-white) 開發階段的早期, 它實際上深受福斯汽車集團的戴姆勒和奧迪的影響,導致一些缺點,例如車身重量毫無必要的高。這些公司的優點呈現在許多方面,同時也帶來了缺點。例如,車身太重,零件數量太多,沿用許多傳統製造工具、而不採用最適合或較簡單的工具來製造。當時腳本還沒有開發出來,簿記是人工手動做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所謂的產品負責人,不僅要做融資決定,也負責做簿記。

但公司作為一個服務,希望團隊只專注在以創意解決問題,故此會為他們移除一切干擾。這就是公司作為一種服務所試圖做的。就像在共同工作空間 WeWORK,當他們發現每個團隊都有各自的咖啡機, WeWORK 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他們會說「我們留意到每個團隊都有一個咖啡機,我們應該在這裏設置一個很棒的咖啡吧來為所有團隊提供咖啡。沒錯,我們就該這麼做。」他們想做的就是我們團隊正在做的事情——「讓我們為你提供比你原有更好的服務,不僅免費、快速、更省事。」這就是公司作為一個服務的模式。除了進行有創造性的思考並成為蜂巢思維(群體智慧)的一部分以外,你什麼都不需要做。這就是公司試圖達到的。

敏慧:哇!

Joe Justice:「公司作為一個服務團隊,事實上就像其他團隊一樣。」人們看著數據如是說。但我看到一個公司作為服務團隊的機會,不管他們怎麼叫它,為了將這介紹給人們,我稱它為公司即服務。當一個障礙反覆出現在眼前,我就應該解決它。於是人們圍繞著障礙聚集起來,團隊就在開放空間會議與自我組織中形成。

敏慧:哇!原本我想問你是不是所有財務人員都在資金團隊,但你說儘管有一些人幫忙,記帳大部分是以腳本完成的。這麼說來,根本就沒有所謂財務部門的概念,是嗎?

Joe Justice:有些團隊被組織起來尋找更多創新的資金用途以及更新穎的方法來向股市述說特斯拉的成功故事。好的財務部門的價值在於有效地分配資金並且了解資金故事,使其對市場和審計機構來說是清楚的,在道德和法律上是盡可能正確的。團隊在尋找更新更好的方法,因此特斯拉在 2021 年大量購買比特幣。所以這就是我所說的『特斯拉財務部門』。這是種創新,因為他們已經自動化了傳統的財務團隊和決策。再次強調,你不需要真正擁有管控者們。有人在控管網路貼文,檢查並驗證演算法是否合適。嗯,當然。沒有人在季度末滿頭大汗地結算財務,這不該是特斯拉的運作方式。不過卻有人們致力於以更有創意的方式讓我們述說財務故事,讓我們將尚未分配的資本用於創新。正是因為他們這樣做,特斯拉進行了為量不小的比特幣購買,馬斯克表示,特斯拉是否應該接受狗狗幣,並將問題放到 Twitter 上投票。這些故事是從從事這些類型計劃的人的待辦工作清單中完成的。我會稱之為財務,我必須說像特斯拉這樣的公司的財務部門,確實聘請了有CPA認證合法的會計師,但不是為了當會計師,而是協助了解遊戲規則,以便特斯拉以合規、優雅和創意性的方式進行

特斯拉聘請保險審計師,並使用了超讚的招募廣告。 廣告說我們需要精通保險和審計、並希望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以過人的創意、抱負、創新的方式做事的人。 他們說得很明白,請人來不是要處理雞毛蒜皮的小事,那些問題交由機器學習或機器人去解決。

敏慧:哇喔!Joe, 非常感謝你。我只是剛看了下時間,我們事實上到時了,我們其實可以再聊一個小時。JF, 非常感謝你. 有任何你想要補充的嗎?

JF Unson:我太震驚了. 在我腦海中還有很多問題想請問。Joe, 我很想和你有更多的討論。

Joe Justice:JF,敏慧, 這是我的榮幸。我來宣傳一下。在我加入Tesla 之前,我寫了一本書,關於我所理解的敏捷、敏捷硬體、敏捷管理和敏捷資本部署的一切。

在加入Tesla 前,已經很接近了。現在它出版了。書名是 A scrum master, 商業績效敏捷培訓研討會. 日文、法文、西班牙文版都已經翻譯完成且即將出版。我正在尋求翻譯葡萄牙文、斯瓦希里語與非洲文等語言的的協助,請在推特上標註我 Joe Justice。如果你對所有聯合國語言感興趣,我願意支援所有語言,即使是少數幾個特定語言,我很樂意支援印度文。

我有教一個兩天的課。那是一個兩天的 Telsa 加州 Fremont 總部的工廠導覽,我被允許說任何事。我們經歷了塑膠、沖壓和染色射出成型,它被稱為敏捷硬體開發者。

我每個月在歐洲時區、亞洲時區和美洲時區教授這課程. 你可以在推特上聯繫我以看到這些。 或者你可以到我的網站 abi-agile.com,或我的 scrum master 與產品負責人相關課程都可以看到。那你就知道如何在這樣的組織中成為一個高效的團隊成員。對相關主題想要有更深入了解者,這書相當適合。

這門課非常的好,因為它每天都在更新。事實上,再和你們兩位錄製這個podcast 之前,我剛剛正在更新它。 之後我也還會這樣做。這本書不斷地在進化。在我這個Sprint 結束時,將會在leanpub與Amazon上有新版本。它也將會開始包含更多我在Tesla 做的事情。如果你想更深入的了解,請考慮這些。

對於那些願意幫助我將我在這些了不起的公司(Musk公司和其他公司)工作所學到的東西包裝成 Musk 模型,或我稱它為『團體敏捷』的人。不管這是什麼東西,我很樂意合作且幫助在越來越多的產業中推廣這一個做法,例如 Rena Hellstrom 正在推動敏捷人力資源部,又如 Mirko Kleiner 正把它導入採購,且視為一整個生態系統。一些超棒的團體,例如 SF BABAM,把這個故事講得超級棒。藉由引入正在這樣做的行業專家們到這些正在推動的公司中,幫助他們弄清楚如何以可以重複的方式闡述和濃縮他們的故事。

而我一定要成為其中一員,我和 SF BABAM 舉辦了一個會議,而且我認為其他已加入的專家都很出色,在社群中的問與答相當的棒。而且全世界有很多相關的社群。因此讓我們繼續精煉與簡化在這個領域真正有用的東西,因為它是如此的有效。

Tesla比現在所有其他汽車公司加起來的價值還高。 它們是Toyota 的三倍多。這是多麼激進的突破。因此,讓我們從更多公司和產業看到這點。

JF Unson:沒錯,正是如此。

敏慧:Joe, 非常感謝你分享的卓越見解,我完全同意你所說的。讓我們一起協同合作、讓一切更加簡單與美好。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