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我們面對的是棘手問題還是單純問題?




人生三部曲:

單純問題

小時候面對的都是那種問題被定義清楚的挑戰(如考試)

兩難問題 (成年人只能選擇,沒有都簡單對錯)

出了社會越來越多人感到迷茫,因為要面對更多的是兩難的問題,沒有正確解與唯一解,更慘的是從小沒有培養面對這種兩難問題能力。

棘手問題 (wicked problem )

當出了社會一陣子後,又會面對人生的另一個關卡,也使許多人的天花板,就是要面對棘手問題,棘手問題(wicked problem)是1973 Berkley 兩位教授(Rittel and Webber) 提出的定義:

是指一個困難或不可能解決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不完整、矛盾、不斷變化且往往難以識別或定義。 英語中使用「wicked」是指一種抵抗的決心,而不是指邪惡 ,故通常不翻譯為「邪惡問題」。另一種對棘手問題的定義是「問題因其複雜的社會意涵,而沒有任何能夠確定的停止點 。」且因為復雜的相互依賴性,試圖解決棘手問題的行動或方法可能會造成其他問題的產生。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Spark+AI Summit 2019 Keynote 重點搶鮮看



熱騰騰的 Spark+AI Summit 2019 的影片陸續出爐了,讓我們先來看看 Keynote 的重點內容  - Reynold Xin (Databricks), Brooke Wenig (Databricks)


第一個重點就是針對Unify Data 處理和AI Databricks 做了什麼努力,去年他們提出 Hydrogen 為了讓Spark 能更方便跟各種 ML lib 串接。


而今年的 Spark 3.0 放了更多重點在於讓 jvm base 的底層可以支援更多向量矩陣運算和GPU支援。








再來就是因應Kubernetes 的崛起,Spark 勢必得更加密切的與Kubernetes整合。



再來就是 Spark 3.x 想要解決 Data scientist 的痛,因為 Data scientist 通常用 python + panda 在他們的個人電腦上建模型和測試,但是一旦要scale 就得重寫code porting 到 spark,此外雖然看起來都是dataframe 但是實際上理念卻是差很多,所以stackoverflow 上常常都是這些型態轉換的問題。




於是Databricks推出 Koalas: Panda DataFrame API on Spark,最神奇的就是只要把panda的任function 換個名稱koalas 就無痛轉移了....XD




相信Data scientist 和 Data engineer 一定很期待,也可以少很多工~










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

從孫子兵法看今年Google Cloud 的策略

兵法到底要怎麼用在人生和企業經營?


節錄一段 #華山講孫子兵法 的一段就有很好的解釋:


今天大家都想學《#孫子兵法》並且把《孫子兵法》運用在企業經營裡面,但是你也要知道軍事兵法和企業經營的區別。

企業的競爭戰略確實是脫胎於軍事戰略,包括我們的企業管理也是從軍隊管理思想裡面發展出來的,因為人類社會是先有軍隊,后有企業。但軍事對抗和企業競爭有一個最大的本質區別——軍事是 零和游戲 ,而企業競爭不是。 零和游戲就是沒有雙贏,不是你贏,就是我贏,企業競爭是 重複博弈



但是企業競爭不一樣。 市場是無限的,是發展的,是變化的,甚至可以說市場是多空間的,隨時可以有新的市場被創造出來。

做企業的人研究知己知彼,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被競爭對手帶走,而是自己要聚焦於研究顧客,研究自己,專心搞研發,少研究對手。

所以商業中知己知彼的“彼”不是競爭對手,而是顧客 ﹔你想要做好經營,你就得了解顧客,你知道對手有什麼用呢?

有一句話:

“競爭思維就是沒有競爭力的原因”。

你總去考慮競爭對手,你的思維就會被競爭對手帶走而不去關注顧客。 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顧客要什麼,僅僅知道對手有什麼用....

雲端大廠的競爭


就像三大 Cloud provider 之間的競爭,如果只是關注領頭羊的 AWS 有什麼,那我也要有,那對於廠商和消費者都是雙輸的局面,不過還好 GCP & Azure 也不是省油的燈,都另外有好好發展各自的強項,重點還是理解客戶要什麼,可以幫客戶解決什麼問題,這樣一來市場的動態變化還很難說...

因為別人有什麼什麼,所以我們也該有什麼,不然沒辦法賣,這充其量也只是Me too ,更不要從 Me too 的角度去競爭,應該反過來思考我們能提供什麼是別人無法提供,或是我們能做好什麼是別人不想碰的?

這次Google 更是推出 Hybrid Cloud 的殺手鐧 GKE On-Prem 以及 Anthos

目標有兩個:

1. 針對其它 Cloud Provide (AWS, Azure) 的客戶降低轉移門檻
2. 針對使用 Private Cloud 的客戶提高使用雲端的意願,並且幫助管理與轉型



顧客聲音,這幾個字幾乎成了今年Next大會的官方慣用語


而 Ithome 這篇文(【舊金山Next直擊】Google雲端新CEO大喊「聆聽顧客聲音」原則,更要開始搶攻多雲混合雲戰場 ) 更印證了我的想法,聆聽顧客聲音,專注在自己的強項。

而Google Cloud CEO Thomas Kurian 提出的戰略方針有四個特點:

特色1:GCP轉而聚焦數位轉型企業,而非所有企業
特色2:聆聽顧客聲音,走下雲端進軍多雲混合雲
特色3:大秀各產業指標型企業採用情況,更強調GCP新企業顧客
特色4:不是與開源爭利,而要和開源產業聯手服務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