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

Jfrog Automotive DevOps Summit - CI/CD for C/C++


最近在研究汽車( Automotive)產業,看到一個有趣也熟悉的議題,也就是牽扯到軟硬整合的 Automotive 產業該怎麼導入 DevOps ?以往我們熟悉的 DevOps 不就是寫好 code 把 code 部署上去營運就好?(好啦這是過度簡化版)。不過把這個情境移到 Automotive 產業就變成得更加複雜了,也順帶產生一堆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也正因為這樣才會看到 Jfrog 的 Automotive DevOps Summit

雖然早在 2012 年研究 DevOps 工具時就知道 Jfrog ,但那時候只把它當作 Artifactory 看待,後沒就沒繼續追蹤下去,沒想到他已經轉型成 SaaS 公司並且在 NASDAQ 上市,後續還持續演進緊抓著 DevOps 的議題,有興趣的可以參考這篇文章介紹的很清楚:美股個股分析- 乘著DevOps浪潮的的SaaS公司- JFrog Ltd.(NASDAQ:FROG)。然後大概是 2019 年他們開始切入 Automotive 產業,在官網上可以看到這篇文章 Automotive DevOps: Rules of the Road Ahead,裡面描述為什麼這個議題突然變得如此重要?因為 Autonomous Cars are Code,現代的車子裡面充滿了各種微電腦和程式,更不用說未來的自駕車,下圖是一個系統裡面會有多少程式。



而這些程式都需要遵守這些 Rule,就很需要 DevOps 實踐:
  • Rule 0: Don’t kill anyone!
  • Rule 1: Should be up-to-date with the turn of a key.
  • Rule 2: The car should get better over time.
  • Rule 3: Reduce anxiety for drivers and developers.

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

Joe Justice 專訪 - Agile @ Tesla HR 篇逐字稿 - 2

Source: agile@tesla


敏慧:實在太讓人嫉妒了!我也想進到這個玩具店。接下來我們來談另一個議題:階層,因為你說特斯拉幾乎是『完全扁平化組織』,幾乎沒有階層的概念?就算職稱是經理,也可能跟其他公司想像的不一樣。他們只是另一種職位,因為這邊沒有部門?你可以針對這部分再多說一點嗎?我知道這邊也沒有職涯發展成長之類的事,但是總會有某種類似獎勵和認可的制度嗎?這邊有任何類似績效考核的概念嗎?比如說如何決定績效好?或者是任何激勵制度和獎金?如果有,那是如何決定?


Joe Justice:這邊有兩種有效的方法,一個是我們找出類似於績效考核的概念,特斯拉如何運作我們一般人所熟知的獎勵及認可機制,用類似階層組織架構和爬職業階梯的方式類比。另一種是透過人性的角度,爬職業階梯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你還有什麼其他方法來達成這些目的?

讓我們先從第二個方法來講,如果你有一隻柴犬,如果你有一隻狗,你想要教這隻柴犬一個新的技能,你想幫助牠學習,揮手,在他房子前折返跑,跳或一些可愛的事?你會希望有一個直接的反饋迴路,讓它從提示和獎勵中做出我們要牠學習的行為。你會想要快速地見到到牠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情。

2021年10月6日 星期三

Joe Justice 專訪 - Agile @ Tesla HR 篇逐字稿 -1

source: agile-tesla 
  



敏慧:Hi Joe,非常感謝你來上我們的 podcast。我們準備了超多問題要問你,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不要被嚇到。

Joe Justice:敏慧 / JF 放馬過來!感謝兩位今天一起來玩。

敏慧:讓我們馬上開始,Elon Musk 想要快速創新,而最終他也的確在 Tesla 建立了一個非常敏捷的組織,並且以這個流程撼動了整個汽車產業。所以在特斯拉人力資源部門是什麼樣子?是怎麼運作的?我甚至懷疑 Tesla 有人力資源部門嗎?


Joe Justice:好的。首先我要對形塑許多公司、了解敏捷人力營運的人們致敬,例如「Agile HR(敏捷人力資源部門)」一書其中一位作者 Riina 。我曾經與她共事過,她非常的傑出,並且對於這個領域有很深的見解。如果想要更加深入了解這個主題, Agile HR 無疑是一本好書,當然我很樂意在這邊分享 Tesla 內部運作的情形。沒錯, Telsa 有 人力資源部門,而且還不止一種。有生產 人力資源部門和一般的人力資源部門,至少就有這樣的區分。當我在 Telsa 加州 Fremont 總部推廣敏捷時就有與這些部門合作。
讓我介紹一下自己,我是個敏捷硬體推廣者,我從 2006年就開始使用敏捷方法製造車子。最終我加入了特斯拉,並且在裡面推廣敏捷。我在 2020年 成立了那個計畫,那時正經歷股票市場很有名的事件,也就是特斯拉將1股股票分割為5股,我在那段期間必須用敏捷的角度來推行這個重要的任務,也因此經歷了一段令人驚豔的旅程。在這邊想跟大家分享,沒錯,特斯拉有人力資源部門,而且不只一種。